首页政策法规规范标准语文教育规划科研社会应用培训测试专题活动下载专区
首页 > 媒体动态
“马子盖”“小杌子”“孤拐”……
这些老南京话听过吗?
江苏建“语言库”收录各地纯正方言 “市骂”要不要收录引争议
 
 

 

 

  原汁原味的江苏方言有地方听了!记者昨日获悉,“江苏语言文化资源库”正式开通,在全国是首创。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随着语言的发展,不少方言面临失传,如今的南京年轻人多数已听不懂正宗的老南京话。在收录方言的过程中,诸如“他妈的”这类市骂要不要收录也引发争议。

  [语言库有什么]

  市民可上传自己声音到语言库

  “江苏语言与文化资源库”历时5年建成,全省共设70个调查点,涵盖了三个方言区,入库1000个单字,1200个词汇,包括“方言说江苏”、“方言诵经典”、“地方戏曲”、“民谣童谣”、“谚语叫卖”等5个板块。

  省教育厅语工处处长赵晓群介绍,5个板块针对13个城市的特色展现出不同文化内涵。比如一些特色的食品,盱眙的龙虾、徐州的“撒”汤等等,都是用方言去讲述。“地方戏曲”中既有大家耳熟能详的昆曲,扬剧,评弹、评话,也有不太受关注的,像丹阳的丹剧、徐州的丁丁腔,扬州清曲,昆山的宣卷等。

  据了解,市民可以参与“江苏语言文化库”网站,在线学习普通话、江苏方言,甚至上传自己的“有声方言”录音。

  江苏说江淮官话的人最多

  据专家介绍,流经江苏的长江、淮河把江苏全省分为三个方言区。大致而言,长江以南是吴方言区,长江以北至淮河两岸是江淮官话方言区,淮河以北约一百公里外是中原官话方言区。

  江苏境内的吴方言主要属于太湖片,分布于苏州、无锡、常州市和南通市一部分,镇江、泰州两市少部分。另有南京市的高淳以及溧水的一部分属吴方言宣州片,全省使用吴方言的人数接近总人数的25%。典型的吴方言以苏州话为代表。

  江淮话分属洪巢片和泰如片,分布于南京、扬州、镇江、淮安、盐城、泰州和南通、连云港、宿迁三市的一部分,使用人数接近全省总人数的57%。

  中原官话分属洛徐片和郑曹片,分布于徐州市和连云港、宿迁两市的一部分,使用人数约占全省总人数的18%。

  [谁来当发音人]

  牙齿不齐和抽烟的不考虑

  据了解,南京语言资源调查点分别是南京城区、浦口区、六合区、溧水区而当选南京话发音人,并不是会说正宗南京话就行的。

  据专家介绍,南京城区方言发音人征召主要设定了四个条件。一是须在南京城区出生和长大,家庭语言环境单纯,父母、配偶均是当地人,未在外地长住,能说地道的方言;二是老年发音人具有小学或中学文化程度,青年发音人不作限制;三是具有较强的思维能力、反应能力和语言表达能力;四是牙齿整齐,男性须不吸烟等。说到第四个条件,专家解释,牙齿不整齐容易漏风,发音不准,而长期吸烟容易声音嘶哑,影响发音。

  赵晓群透露,南京一位九旬老人参与了语音库的录制。“资源库”收录了用方言吟诵的经典诗,如《乌衣巷》、《咏花果山》、《旅怀》等等,13个市每市一篇,值得一提的是,吟诵《乌衣巷》的老先生今年已经91岁了,作为一种艺术的流派和学习古诗的方法,吟诵在渐渐被人们淡忘,老先生用南京方言吟诵的《乌衣巷》,让人感受到南京深厚的语言文化底蕴。

  有的地方已经找不到发音人

  苏州大学文学院教授汪平这次参与了语言文化库的建设。让他担忧的是,收集过程中,部分地区尤其是苏北地区,随着农村城镇化的进程,想找到一个纯正的“方言发言人”有些难。

  赵晓群介绍,每一个调查点要选老年男子、青年男子、老年女子、青年女子四个方言发音人,他们的出生年月、文化程度、是否离开过这个地方等,对这些细节都有非常明确的规定。“虽然有很多市区遴选时群众报名踊跃,但有很多地方,特别是县一级找不到发音人。”

  据了解,苏南一些地区,方言中部分词语也正受到普通话的同化。苏大的汪平教授说,外面人学苏州话学得很好,但如果你把大小的“小”说成“xiao”,而不是“siao“,那就认为你苏州话没学会,还不算苏州人,现在大概50岁以下的苏州人都已经不会说了,这就是一种濒危的现象。

  据了解,为了找到人,收录组的人通过乡镇老师进行联系,老师的优势在于可以通过学生家长,再找学生家长认识的人,老师们骑着自行车挨村挨户,或到当地派出所查这个人后来搬到何处,然后去找他,其中曲折困难可想而知。

  [正在消失的南京话]

  老南京人说话文雅,吵架都用“您”的

  “很多方言都是濒临失传。”在这次收集方言的过程中,专家们普遍有此感触,这也是建立“方言库”的意义所在。

  现如今南京人在街头开骂,其粗鲁常常让人听不下去。不过,专门研究南京话的南师大文学院教授孙华先则告诉记者,其实老南京人说话很文雅、很好听,吵架的时候都用“您”的。

  汪平说,一个地方的语言一直是动态变化的,特别是南京这样的城市,外来人口多,语言发展得更快。就算是老南京话,也有不同的派别,同样是七八十岁老人讲的南京话,可能差异也会很大。因此,南京话是一门复杂的语言。

  多数南京人听不懂老南京话

  “以前正宗的老南京话,我们是听不懂的。不过,现在走在南京大街上,听年轻人讲那些南京话,有谁不懂?”苏大的汪平教授说,南京话在清末和民国的时候,还有团音和尖音的区别,但是现在早就没有了。

  “有次在电视上听用老南京话讲的相声,我这个从小在南京长大的人居然一大半听不懂。”市民刘小姐说,虽然自己是南京人,长辈们也讲南京话,可能是受读书的影响,很多字的发音无意识向普通话靠拢,南京的一些土话也多是听姨娘们讲讲,比如“胎气”“恶赖”“绝摆”“硬正”“来斯”,能听懂,自己却很少讲。事实上,父母的发音和老南京话已经有所不同。“我想这和受教育程度有点关系吧。”

  记者了解到,目前部分南京家庭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两口子都是南京人,但是平时却让孩子说普通话。

  “小炮子子” “一塌带一抹”快失传

  这次调查组在收录过程中也发现,不少地区的方言面临濒危局面。据了解,南京话中一些经典、有趣的方言俚语,目前几乎失传。

  南京土生土长的黄女士告诉记者,南京话里有一句“小炮子子”,差不多和现在的“熊孩子”的意思差不多,指调皮捣蛋的小孩,小时候经常看到家长一边打一边骂,言语里也透出疼爱,很有意思的语言,不过现在几乎听不到人讲了。还有“一塌带一抹”,一般跟在形容词后面,比如“脏得一塌带一抹”、“好得一塌带一抹”,表示很厉害,很生动形象一词,现在也很少听到人说。“这些语言渐渐消失,觉得好可惜。”

  专家还指出,事实上,《红楼梦》里有很多保留南京方言“古貌”的语言,现在已经早就不用了。比如,书中的“马子盖”,就是指儿童的一种发式“马桶盖”,“小杌子”则是一种没有靠背、低矮的小凳子,这些名词现在南京方言中也基本上不再使用了。再如,书中林之孝家的向平儿形容“秦显的女人”的长相时说她:“高高的孤拐,大大的眼睛”。老南京人都知道“孤拐”指的是颧骨,这个词在南京话中已经消失很长时间了。

  “他妈的”要不要收录?

  参与此次方言库建设的江苏师范大学苏晓青教授谈到一个话题:“市骂”要不要收到语音库里去?

  苏晓青在调查中发现,类似于“他妈的”这种不文雅的“市骂”,在各个地区的方言中都有,只是表述略有不同,表达的都是一种愤怒情绪的宣泄。这种词汇该不该收录呢?

  对此,有人提出自己的看法,认为“市骂”是民间语言的一种,是重要的方言组成部分。既然是搜集方言,就不应该遗漏这种既生动又广泛使用的方言。

  苏晓青则透露,这次方言库并没有将这些不文明的词收录进去,包括一些对人不尊重的词也排除在外。这次总共录了六七百分钟的方言,最后精简到四百分钟,中间就去除了不少粗俗的语言。

  对于有些人的不同想法,苏晓青也坦言,这些“市骂”能够长期活跃地存在,说明这个词的产生是有着现实需要的背景的。所以,不能要求它完全消亡,只能作适当的引导。

  “屌丝”“傻逼”以后能进库吗?

  随着语言的发展,一些新兴的词语也在层出不穷中,有些词例如“屌丝”“傻逼”等,似乎已经脱离少数人爆粗口的行列,变成人人都会来一句的词汇。随着语音库的更新,这些词语以后会被收录吗?

  事实上,今年冯小刚曾在微博上对“屌丝”一词放过炮。他认为,这个词汇如果追究本义不仅不雅而且近乎粗俗,他对很多网友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做法表示看不惯。一石激起千层浪,他的话有支持者,更引起不少非议。华师大一位教授就高调回击,认为网络语言、草根语言有一种亲近感,跟我们的生活更接近。“屌丝”语言很有表现力,丰富了我们汉语的词汇。

  “其实这个词如果单纯从字面意思上理解的话,我是非常赞同冯小刚的观点的,这个词确实不雅,不该在书面上使用,生活中也应当尽量少说。”江苏师范大学语言专家苏晓青谈到这个话题时表示,但是反过来说,大量的民间人士则不这么认为,他们觉得语言本来就是为了现实需要而存在的,既然这些语言产生了,就有其自身的生命力,是合理的。人为地将哪些词汇界定为不该使用的做法,是不合理的。

  苏晓青认为,对于“屌丝”“傻逼”这些不雅的词语,我们应该尽量做到不写、不说,但是不能人为地去消灭它们,因为语言发展是有着自身规律的。“等到社会文明程度高了,到时让大家说也说不出口了。”

  记者 王晶卉

发布日期:2013-09-12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语工处 字号:[ ]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