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政策法规规范标准语文教育规划科研社会应用培训测试专题活动下载专区
首页 > 媒体动态

江苏建成"方言库" 市民可登网站学各地方言

 
来源:现代快报  日期:2013-09-12 06:43

摘要:昨天,刚刚建成的“江苏语言与文化资源库”已经上线。这里收录了425名发音人、时长超过320小时、数据容量超过830GB的方言和地方普通话,涵盖江苏各地方言吟诵、地方戏曲、民间口头文化,堪称语言博物馆。专家们透露,在历时5年的收集中,发音人难寻一度让人焦虑。

现代快报网电(记者 金凤)“弗晓得阿可以实梗讲”,“摇摇摇,摇到外婆桥,外婆买条鱼烧烧。头不熟,尾巴红,盛到碗里必剥跳。”……昨天,刚刚建成的“江苏语言与文化资源库”已经上线。这里收录了425名发音人、时长超过320小时、数据容量超过830GB的方言和地方普通话,涵盖江苏各地方言吟诵、地方戏曲、民间口头文化,堪称语言博物馆。专家们透露,在历时5年的收集中,发音人难寻一度让人焦虑。

你知道江苏

有多少方言吗?

70种方言,最大困难是找不到发音人

2008年起,中国有6个省份陆续开展语言资料库建设,江苏是中国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指定试点省份。随后,江苏辖内三大方言区设立了70个调查点:江淮官话41个,吴方言19个,中原官话10个。

“一般来说,每一个调查点上都有一种方言,可以说,江苏目前的方言有70种。” 资料库建设专家、苏州大学文学院教授汪平说,如果再细分,江淮官话还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洪巢官话,主要分布于南京、扬州、淮阴、盐城,另一种是泰如官话,分布在泰州和如皋。

“这五年的采录中最困难的事情莫过于发音人的遴选。” 江苏省语言文字工作处处长赵晓群感慨,每一个调查点要选老年男子、青年男子、老年女子、青年女子四个方言发音人,他们的出生年月、文化程度、是否离开过这个地方等,都要有非常明确的规定。

“虽然有很多市区遴选时群众报名踊跃,但有很多地方,特别是县一级找不到发音人。即使我们做了大量宣传,有时候我们一个县设2个点,也找不到发音人。”赵晓群说。

为解决“找人”的问题,工作人员有的发动乡镇老师进行联系,“老师的优势在于其可以通过学生家长,再找学生家长认识的人,老师们骑着自行车走村串户,或到当地派出所查这个人后来搬到何处,然后去找他。”赵晓群说。

为什么

收集这些方言?

为避免一些老派发音消亡过快

多位专家表示,在各地收录语料时,经常发现一些老派发音已经消失,汪平说,在老的苏州方言中,是不分尖团音的,经常把“小”读成“siao”,在当地文化中,如果发不出这个音,将被认为不是正宗的苏州人。但是现在能发这个音的人已经不多了。

南师大教授孙华先也深有同感。“在民国、清末时期,南京话也有很多派别,老南京话很优雅。即使骂人,也会相互称呼‘您’。”他说,在那个年代,儿化音也很多,这在南京白局中很常见。

“但是语言的流变是不可遏制的,20多年前去同样的地方调查收集的老派发音,现在已经找不到了。”汪平说。

赵晓群认为,由于城镇化的发展,以及年轻人的外出打工,方言的消失在所难免,但对方言的使用要“科学地保护”,“语言发展是动态的过程,现在的及时收录是为了避免一些老派发音消亡过快。”

入库方言

有什么门槛?

不文明俚语

被排除在外

赵晓群表示,过去由于技术条件的限制,方言调查往往只有记音没有录音,记音是否准确,无法核实。此次江苏库不仅留下录音和录像,而且字、词、句都有汉字转写和国际音标记音。

“一只鸭子一张嘴哪,两只那个眼睛两条腿,走起路来两边摆哪,摆到那个池塘正当中,呱呱,一啧啧来,一啧啧来……”在“民间口头文化”的目录中,还收录了民歌、民谣、顺口溜、叫卖以及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20多首吴歌。例如甪直民歌《一根紫竹直苗苗》,以及这首欢快的高邮民歌《数鸭蛋》。

不过,在资源库里,一些广泛使用的俚语却被排斥在入选门槛之外。江苏师范大学教授苏晓青表示,在国家规定的调查词汇中,涉及性器官和性行为的会做出规避。“例如屌丝这个词,听起来很不文雅,但又确实是语言的一部分,而且是老百姓情绪的宣泄词汇,在各种语言中都有。又如‘他妈的’这些骂人的话。”

苏晓青认为,“屌丝”这种词尤其不适合出现在书面语中,口语中最好也不要用。

汪平则认为,语言本身无所谓好坏,关键是使用者用语的思想文化水准。“我们可以去了解这些词的含义,但不建议使用。”

听老吴韶韶

这些都算是

文化遗产

在以普通话占据主流话语权的电视界,南京电视台老吴的《听我韶韶》,以浓重的方言讲述新闻,颇有地方风味。

作为权威的发音人,单人耘老人如何评价老吴的南京方言?“我是江浦人,江浦话和南京话还是很不一样的,即使在南京城内,城南和城北的方言还不一样呢,我不能乱说。”老人家言辞谨慎。

“老爷子说得没错,南京话有好几个派系呢,门东门西说得不一样,城北城南的不一样,江宁溧水高淳的不一样,六合江浦也不一样。”老吴说,“但我说的南京话属于老城南门东一带现在流行的南京话,我是正宗的,但是与官话还是有细微差别的。”

在老吴看来,放眼整个南京地区,最原汁原味的南京话在六合,那里还保留着一些古语里的发音,例如“大爷”“大妈”,往往发成“多以”“多母”。

而对于单爷爷的吟诵功底,老吴也唏嘘不已,他建议,应该抓紧时间保护这些正在消逝的文化遗产。“现在能吟诵唐诗宋词的人几乎没有了,我们可以借助现在的录音设备,把这些老人家吟诵的唐诗宋词都保存下来,或许这些就是未来的文化遗产。”

小伙伴们

会吟诗吗?

87岁老人用江浦诗腔吟诵《乌衣巷》

朱雀桥边野草花

乌衣巷口夕阳斜

旧时王谢堂前燕

飞入寻常百姓家

当点击“方言诵经典”中《乌衣巷》的片段,一个苍茫悠远的声音缓缓流出,他两字一顿,音调平缓,每一句的末尾都会以“啊”“呀”收尾,听起来铿锵有力,韵味十足。

昨天,现代快报记者辗转联系到了《乌衣巷》的吟诵者、国家大学生文化素质教育基地的兼职教授、江苏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单人耘老人。1926年,单人耘出生于南京江浦县桥林镇,说起录制这段吟诵片段,老人家像孩子一样乐了,“呦,你听到了,怎么样,好听么?”

单人耘说,他的外公是彭绍樵,前清时期的举人,从小教他读古文、练书法,13岁师从林散之,后来考入金陵大学。“外公和林散之都会吟诗,我是受他们的影响,十三四岁的样子就会吟诗了。”老人家有些骄傲地说,自己吟诵的腔调属于江浦诗腔,这是口头流传下来的腔调,吟诵的风格因人而异。“我保留了最初的八成吧。”

 

 

发布日期:2013-09-12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语工处 字号:[ ]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