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政策法规规范标准语文教育规划科研社会应用培训测试专题活动下载专区
首页 > 语文知识

 

汉字与中华文化的继承和传播

 
 

 

    汉字,可以说是作为中华文明的标志,已经具有四、五千年的历史,而且在高科技时代的今天依然使用,创造了世界上已有的全部文字中独一无二的奇迹。

    由于汉字、尤其是早期汉字所具有的表意文字性质,古老的汉字承载了古代中华文化的丰富信息,以至于有前辈学者赞叹:“每一个汉字就是一部中国文化史。”例如最早成熟的汉字体系——甲骨文中的“天”字,其形体就是一个正面直立的人形,头部较大,双手双足各自左右伸展,示意为“人的头顶上就是天”,但是同时也很自然地表达出“天就是人”的意思,中华文化一个最主要的理念“天人合一”,由此可以体现。再如,甲骨文中的“和”字,从口从禾,说明当时的先民已有农耕,口中食用禾类作物,进而用此字表示音节的调和乃至世间万物的和谐,因此“和”的追求及其维护,也是中华文化的一个重要特质。这类体现中华文化特质的例子不胜枚举,所以我们说,汉字本身就是中华文化的一个重要的有机组成部分。

    但是,汉字更大的功劳在于它同时是中华文化的最重要的载体,体现了可以使用书面语言表达的中华文化的方方面面。

    我们知道,文化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创造,分为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两大部分。无论是精神文化还是物质文化,到一定程度,就必须有文字记载的支撑,才能更好地持续发展。缺乏文字的文化,其发达程度是有限的。中华文化之所以持续五千年而依旧灿烂辉煌,屹立于世界文明之林,这与我们的先民创造与使用汉字是分不开的。

    汉字是记录汉语的书面符号系统,单个汉字具有独立的形、音、义,记录长期以来以单音节词为主的汉语,具有最大的适应性。汉字表达汉语的音、义,几千年来有不少变化,但是其变化都是逐渐的而不是突变的,同时基本上都随着汉语的发展而变化。汉字的字形则相对独立一些,其主要应用字体篆、隶、楷、行,虽然彼此异样,但是都遵循一定的演变规律,而且经过历代王朝政府的规范协调,能被广大知识分子和一般识字民众认知和使用。所以,汉字突破了古今几千年、纵横数万里的时间与空间的局限,发挥其超时空的书写和识读功能,最完整地记载与传承中华文化。

    此外,世界上所有文字的流传,还有一个载质的问题。文字能否随着载质的变化而发展,这也是考验文字生命力的一个因素。汉字的载质,先后经历了龟甲兽骨、青铜玉石、竹简木牍直至缣帛纸张的变化,形体的演变也与此密切相关,但是使用不同的载质书写与表现汉字,总是得心应手。这就在一定的物质层面上,保证了汉字的生命力,保证了汉字记载中华文化的功能不受影响。尤其是质地轻薄、取材方便、价格低廉、经久耐用的纸张的发明,大大地推广与普及了汉字的使用,对于中华文化传承的作用是不言而喻的。

    中华文化具有丰富的资源和相对的稳定性。数千年来,沧海桑田,王朝更迭,但是中华文化的主要部分——思维方式、价值观念、道德风尚、文学艺术、人情习俗、衣食住行,等等,都是薪火相传,代代赓续。这首先是因为千百年来,中华文化具有从未间断的文字记载,主要以书籍的形式保存与流传下来。而书籍,无论是手写或印刷,毫无疑问都是使用汉字。因此可以说汉字对于中华文化的稳定传承发挥了最重大的作用。

    印刷术是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是中华民族对世界文明发展的巨大贡献。据现在公认的说法,中国在公元7世纪左右的隋唐之际出现了雕版印刷,11世纪左右的北宋时期,毕昇发明活字印刷术。这是文字信息处理领域的一次全球性的革命,对中国、欧洲,乃至世界文化的发展都产生了深远影响。当然,印刷术的发明与应用,首先是使汉字在中华文化的继承与传播方面的作用更为突出,由此加速催生了数量极为庞大的中华古籍。

    我国现存古籍的数量,因为统计的角度与范围的不同,有不同的说法,大致有10万种到15万种。如果加上流失海外的部分,就更加可观了。所谓“种”,并不等于“卷”或“册”(或是现在说的“本”),例如纂集于明代初年的《永乐大典》算古籍的“一种”,但它全书仅目录就有60卷,正文22877卷,装成11095册,约3.7亿字。这些古籍成为使用汉字记载与传承中华文化的重要体现。

    由于中国历史悠久,长期以来是世界上政治、经济、文化诸方面的强国,早就对许多国家和地区产生巨大影响。汉字传播海外,在周边国家形成一个“汉字文化圈”,就是明显的例证。

    首先是朝鲜半岛。据史料记载,早在公元1世纪,朝鲜半岛就出现了用汉字记录的地名。到公元四世纪前后,更产生了主要以汉字转写来记录朝鲜语的规则,即“吏读”。有音译转写、意译转写、半意译半音译转写等规则。有些吏读词语难以从汉字字面上了解其意义,例如“孛缆”表示“风”、“白话”表示“申诉”之类。公元12世纪的北宋,有一位出使朝鲜的学者孙穆,编写了一部工具书《鸡林类事》,专门记录这类吏读词语,诸如“足曰泼,手曰逊”等等。到了公元15世纪,朝鲜才创制了自己的文字字母,后来称为“谚文”。谚文字母的外形,则是由拼音字母模仿汉字的笔画而构成的方块字。此后很长时间里都是谚文与汉字夹杂使用。

    其次是日本。在公元3世纪的应神天皇时期,中华重要典籍《论语》等已传入日本。公元478年,日本倭王派遣使者来朝拜中国南朝的刘宋皇帝,奉交的国书完全使用汉字,文体也是当时中国盛行的骈体文。但是日本人利用汉字记录、书写日语词语,却有自己“本土化”的方式:或是借用汉字的字形和字音(音同或音近),而不管其字义,叫做“音读”;或是借用汉字的字形和字义,而不管其字音,叫做“训读”。后来发明“假名”,意思是借用汉字字形的整体或部分,作为记录日语的符号即音节字母。一种是“平假名”,使用的是整个汉字形体的草体;一种是“片假名”,只是利用汉字形体的部分。直到现代,日本人仍然使用汉字(音读字、训读字),加上平假名和片假名,共同记录日语。

    汉字对外传播的另一个主要国家是越南。在越南的历史上,长期以来就是越语与汉语并行使用,汉字则是唯一的官方文字。越南的古代民族文化和历史资料,都是用汉字记录的。直到大约公元10世纪,越南人才创制出自己的文字——喃字。所谓“喃字”,是一种在汉字形体的基础上,借鉴汉字的造字方法,并且以汉越音为读音而创造的越南民族文字。因此我们不难想见它与汉字的亲密关系。公元19世纪中叶,越南沦为法国的殖民地,殖民主义的语言政策使喃字逐渐衰落、消亡,代之为拉丁化的“国语字”,汉字更是废弃不用。但是近年来,为了更好地发掘、继承本民族的传统文化,越南国内许多学者都呼吁重新使用汉字。

    (董琨,男,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国家语委咨询委员会委员。)

 

 

发布日期:2013-08-28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语工处 字号:[ ]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