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政策法规规范标准语文教育规划科研社会应用培训测试专题活动下载专区
首页 > 语文知识

 

《通用规范汉字表》对以往汉字规范的继承与发展

 
 
 

   由国家语委立项研制的《通用规范汉字表》(简称《字表》)历经十二年寒暑,终于由国务院审议通过,正式发布了。《字表》是一个承前启后、起着继往开来作用的规范,它对新中国成立以来的汉字规范既有继承,又有发展。本文拟就这个问题做一些具体阐述。

  一、《通用规范汉字表》对以往汉字规范的继承

  有人问,新中国成立以来,政府已制定了一系列有关汉字的规范,《简化字总表》规定了简化字的标准,《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简称《一异表》)规定了选用字的标准,《印刷通用汉字字形表》(简称《印通表》)规定了印刷宋体字的字形标准,《现代汉语常用字表》《现代汉语通用字表》(分别简称《常用字表》《通用字表》)又规定了字量的标准,这些规范已经涵盖了汉字字形、字量的各个方面,并且已为广大群众所熟悉,现在又要制定新的标准,岂不是多此一举,弄不好还会造成社会用字新的混乱吗?

  这些担心完全没有必要,因为《字表》不是另起炉灶,它是在原有规范的基础上制定的,是对原有规范的一种“优化整合”。“尊重传统,注重汉字规范的稳定性;尊重历史,注重汉字规范的继承性”是贯穿研制工作始终的重要原则,“不造成社会用字新的混乱”是研制者头脑中始终绷紧的一根弦。

  以下四个方面都体现了《字表》的继承性:

  1.在字量标准方面,从字级设定、字级功能到具体收字,《字表》都与《常用字表》《通用字表》相对应、相衔接。《字表》的一级字功能大致相当于原来的常用字,具体收字仅有103字的出入,而未进入一级字表的103个原常用字都收进了二级字表。《字表》的一、二级字功能大致相当于原来的通用字,部分未进入二级字表的原通用字,除个别没有使用价值的旧术语用字、文言用字等,都收进了三级字表。

  2.坚持了国家的汉字简化政策。《字表》没有恢复一个繁体字,所不同的只是因《字表》所收字数与《简化字总表》不同,具体收字也略有出入,因而类推出的简化字字数以及哪些字被类推简化有所改变。

  3.《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是意见较多、分歧较大的一个规范,表中收入的部分异体字和选用字的音义不完全对等,同时也有一些当代流行的异体字没有收入。但该表实施50多年来,人们对它已经比较熟悉,因此经慎重考虑,多方征求意见,最终基本认可原表从实际应用出发对异体字所做的处理,确定不再扩大异体字整理的范围,对原表的异体字仅做了小范围的调整。

  4.尊重《印刷通用汉字字形表》确定的印刷字形规范,在印刷字形方面未做新的调整。

  二、《通用规范汉字表》对以往汉字规范的发展

  我们说《通用规范汉字表》继承了以往的汉字规范,绝不是说《字表》仅仅做了一个汇集的工作。较之原有的规范,《字表》在许多方面有发展和突破,这体现在以下四方面:

  1.将原有分散、各自独立的规范文本整合为一体,给全社会提供了一个可以遵循的通用规范汉字的“范本”。不要小看这个形式上的变化,《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第三条说:“国家推广普通话,推行规范汉字。”但“规范汉字”的实体是什么?单独一个《简化字总表》或《现代汉语通用字表》都不能承载。《通用规范汉字表》既有规范字的主表,又有体现繁简、正异对应关系的附表,这就是通用字范围内“规范汉字”的实体,有了这个实体,“推行规范汉字”也就落到了实处。

  2.《字表》解决了原有规范中存在的相互矛盾的问题。已有的汉字规范是20世纪50-80年代陆续制定的,难免存在前后说法不一、相互矛盾之处。例如《简化字总表》中个别繁体字形,恰恰是《一异表》中被淘汰的异体字形。如:寶、鬧、墻在《一异表》中被分别当作寳、閙、牆的异体字淘汰,而到了《简化字总表》中,简化字宝、闹、墙对应的繁体字恰恰是寶、鬧、墻(即被认为是繁体正字),这样,《简化字总表》和《一异表》就发生了矛盾。对于类似的问题,《字表》均一一梳理,加以纠正,使用者不会再有无所适从之虞。

  3.《字表》研制过程中,使用了先进的研制手段,如以大规模平衡语料库和专业语料库为基础,利用现代信息技术考查汉字使用频度。语料库选材在科学性、时效性以及数量、规模等方面,都胜过以往历次规范的研制,统计方法也更加先进,因而得到的结果也更加贴近语言文字的实际使用状况,具有更高的科学性和实用性。研制者把《字表》一级字、二级字拿到多个语料库进行测查,结果显示,一级字的覆盖率比原《常用字表》99.48%的覆盖率高出0.09%-0.22%;一级字、二级字总和为6500字,比原《通用字表》少500字,但覆盖率却保持不变。

  4.《字表》能更好地满足信息化时代语言生活的迫切需求。这突出体现在三级字的设立和新调整了45个异体字这两点上。

  在我们的社会生活中,户籍、邮政、信贷、金融等行业的信息贮存和检索已经实行数字化管理,用字不规范,计算机处理就无法实现,系统之间也无法进行交换。有一些汉字,总的使用频率不高,不能进入一、二级字表,但是它们在姓氏人名、地名、科技术语等特殊领域出现的频率却相对较高,或者在中小学语文教材文言文中较常出现。这类字过去进不了《通用字表》,给使用者造成不便,现在它们被纳入三级字,就有了“规范字”的合法身份,那些不便就可以避免了。

  “皙、瞋、噘、蹚、凓、勠”过去被分别当作“晰、嗔、撅、趟、栗、戮”的异体字处理。对这6个字的规定,在实践中很难执行。比如我们几乎看不到“白晰”的写法,把“噘嘴”写成“撅嘴”,人们也很难接受。如今,这6个字有了规范字的身份,和原来对应的“正字”有了明确分工,是非常正确的做法。

  另有39个异体字,它们虽然与选用字音义相同或部分相同,但又有各自的特殊用法。有的经常出现在人名中,如喆(哲)、堃(坤)、淼(渺)、犇(奔)、昇(升)、陞(升)、甦(苏)、迺(乃);有的出现在地名、科技术语及其他特殊场合,如钜(巨)、菉(绿)、椀(碗)、袷(夹)、脩(修)。可是因为它们的异体字身份,会经常遭遇电脑打不出的尴尬,现在《字表》规定它们在用于姓氏人名、地名、科技术语等特殊场合时视为规范字,这个矛盾就迎刃而解了。

  综上所述,《通用规范汉字表》对以往的汉字规范有继承,又有发展,它的发布,是我国语言生活中的大事,必将使我国的语言文字规范工作踏上一个新的台阶。(张书岩,女,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研究员。)

 

 

 

发布日期:2013-08-28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语工处 字号:[ ]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